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资料列表 > Google搜索技巧 > 后Google时代的搜索战场

后Google时代的搜索战场

2010-04-12点击数(0)
广告位招租,500元/月 加盟合作:QQ:522588122
Google撤出留下30%市场空白。插画_刘志泉在张朝阳看来,Google的出走为众多搜索引擎提供了发力的新战场,这场新游戏的主角不仅有Google的国际对手微软bing,中国死敌百度,包括搜狗在内的中国二线搜索梯队同样有发力...

Google撤出留下30%市场空白。插画_刘志泉

在张朝阳看来,Google的出走为众多搜索引擎提供了发力的新战场,这场新游戏的主角不仅有Google的国际对手微软bing,中国死敌百度,包括搜狗在内的中国二线搜索梯队同样有发力的空间。

2009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核心媒体市场份额(左)2009年中国搜索引擎运营商市场份额(右)

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
Google撤出,犹如一粒石子,让原本百度独大的中国搜索市场再起波澜,面对Google留下的30%市场空白,除了死敌微软、百度之外,网易、腾讯、搜狐这些二线梯队都或明或暗地采取着行动。但正如所谓“震耳欲聋的寂静”, 在前捕蝉的螳螂们心神不宁,伏在其后的黄雀“国家队”却早已蓄势待发。
3月23日,Google突然宣布退出中国,留下价值3亿美元以上的搜索广告市场真空。整个中国的搜索行业都为此沸腾,除了老大百度之外,网易、腾讯、搜狐这些二线梯队都或明或暗地采取了行动,而在他们之后,中移动这类的“国家队”,也开始蠢蠢欲动。
3月23日上午,很多通宵守候谷歌消息的记者还没有睡醒,就接到了搜狐公关经理的电话:“charles(张朝阳英文名)要对谷歌退出中国发表看法,请参加。”
几个小时后,戴着黑框眼镜的搜狐CEO,46岁的张朝阳出现在挤满记者的会议室里,施施然地坐下,翘起一只脚,脚上的croc鞋有节奏地点着地:“对于谷歌退出中国这件事情我也不做太多的评论,以及过去我掌握的内幕也不做任何说法。我们今天要聊的是,谷歌退出中国这个事情已经成为现实,往下走怎么走?”
2005年,约翰·巴特尔在研究Google的专著《搜》中,谈到Google创始人在面对中国问题时,最困扰的问题是“没有人能在中国市场我行我素”,而对于理想的“完美搜索”而言,搜索引擎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。
现在,我行我素的Google走了,对于后Google时代的中国搜索市场而言,可以腾挪的空间似乎突然变大了很多。
这为张朝阳的搜狗创造了机会。几个月前,张曾在公开场合“放炮”,抱怨“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在无时无刻地妨碍竞争”,要求“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”,对“权贵资本主义”说不。但现在他认为“放一次炮就够了”,搜狐旗下的搜索引擎搜狗,将同政府愉快合作,成为后谷歌时代的搜索业界领导者之一。
“腾讯搜搜正在用高出市价的待遇争夺人才”。在张朝阳看来,搜索大战已经打响。尽管在技术、市场等策略方面的考虑仍未成熟,但搜狗输入法5.0仍然必须高调上线,同时宣布“搜狗搜索将在2010年全面发力”。
“搜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,当然要接受审查。”张说,“谷歌的市场萎缩将会很快。但是逐鹿中原到底是百度独大,还是说有几家能够分噬百度的市场,这是好几年的战争——一场恶战。”

“搜索就像核武, 必须有一个”

仿佛在一夜之间,所有搜索引擎都意识到,战争开始了。一则消息开始流传,称微软必应(Bing)已挖走谷歌业务部门三名员工,某Google代理商则透露,必应将全力开拓中国搜索市场。又过了几天,百度低调与奇虎的360浏览器合作,将访问Google搜索失败的用户直接导入百度。

4月2日,腾讯搜搜正式启用“搜搜更懂你”品牌口号,并首次对外公布发展战略,宣布将打造具有腾讯特色的“个性化”、“社区化”、“智能化”和“移动化”搜索服务。同搜狗如出一辙,发布会上腾讯联席CTO熊明华也称“2010年是搜搜的发力年”。

同一天,网易有道正式拿到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,有道文档上线,紧接着网易有道驻京数百名员工正式搬进了装修一新的新办公室。

而与谷歌搜索合作的新浪也在悄悄发生转变。一度被放弃的自主研发搜索引擎“爱问”又悄然露面,成为谷歌退出期间新浪搜索的备选。新浪公关经理陈金国向记者表示,新浪与谷歌解约后并未公开招标,并不排除在过渡期后使用“爱问”(i ask)的可能。

4月8日,搜狐再次高调召开发布会,搜狗浏览器新版上线,同时强调搜狗的“创新”和“差异化”。

从媒体的接连报道可以感受到,这俨然已是一场战争。Google退出后,与其解约的人才及代理商成为争夺焦点,诸多细节被挖掘出来,放在放大镜下供人观赏。最知名的段子是,腾讯搜搜和网易有道的业务经理,悄悄去上海争夺同一家谷歌代理商,但却在同一个航班上不期而遇。

口水大战也毫无意外地爆发。搜狐首席技术官王小川说,搜狗是抄袭成风的中国搜索市场里的“鲶鱼”,专注为用户带来创新体验,搜狗输入法装机量已经超过2亿,搜狗浏览器则“不卡不死”, 引领了浏览器市场的变革。腾讯联席CTO熊明华强调搜搜的“搜索第二”身份,指出搜搜投入已接近5亿,拥有庞大的QQ用户,搜搜团队目前有500人,但两三年内将会超过1000人,届时广告主则将达到“10万级别”。

网易有道则以“最像Google的搜索”自居。网易邮箱有3亿账号,从邮箱右侧文字广告,到有道在统计翻译领域与Google、微软的齐头并进,再到有道在线文档、OCR功能,即将上线的微博搜索,乃至于代理商策略,以及不张扬的宣传策略,人们都可以发现Google价值观的影子。

“张朝阳的表现太戏剧化了,我们不喜欢这样的风格。”有道公关总监胡琛说,“我们的策略是平稳的,但并不回避竞争。毕竟经过这几年,门户们都明白了,搜索就像核武,尽管投入巨大,但无论如何,都必须要有自己的一个。”

“逗你玩”之战

有人打比方说,Google宣布退出中国,就好比第一只靴子落地,正式退出才是第二只靴子落地。但吊诡的是,一向嗅觉灵敏的中国互联网业者,居然肯等到第二只靴子落地之后,才匆匆忙忙出手。

不过蹊跷的是,在如此火爆的争抢之下,业界并未见到Google数百名中国员工的“跳槽潮”,甚至连其代理商都异口同声地说“影响不大”。

《南都周刊》记者连线Google代理商上海火速,总经理助理唐先生称,火速作为互联网公司,将从客户出发,遵守合同约定,不会因为环境变化而改变态度。作为非专业代理商,火速除了搜索引擎代理之外,还有一些自主研发的业务,从目前情况看,Google退出对火速的代理没有任何影响。

“从目前的情况看来,Google的用户体验改变不大。有人认为Google并非退出,至于将来是不是会有变化,还很难说。”作为Google专业代理的北京代理商紫博蓝,则对《南都周刊》记者说,并未出现传说中的其他搜索引擎争抢挤破门的情况。

这不是战争。这更像是“逗你玩”。

“Google应该会保留在中国的研发中心。所以,短期内它的人才应该会留下来。事实上,它的工程师流失到目前为止并不多。不过,也确实有工程师到了我们这边。” Google中国前技术总监、浪淘金CEO周杰说。

在此之前,Google和百度的代理政策都是排他的,Google代理商的大客户资源早已通过其他渠道成为百度客户,因此,Google代理投靠百度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周认为,Google去香港后,代理商协议应该是继续有效的。不过,Google中国的流量未来前景很不乐观。所以,代理商在寻找其他产品来抵抗风险。他们正在找各种替代产品,以便在后Google时代能够继续生存。一个例子是,曾经代理Google广告的紫博蓝、火速、得搜现在均已成为浪淘金的代理商。

而Google退出对于搜索市场的影响,也并非想象中那么大。“如果没有政府干预的话,百度应该会蚕食Google放弃的主要份额,成为中国搜索的垄断者。”周杰说。

万瑞数据CEO兼总裁秦雯也质疑“搜索大战”的出发点,即“留白说”。万瑞数据显示,去年10月至今年1月,Google为中国重要网站(含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CCTV、和讯)搜索流量总体贡献度并不高,而1月12日谷歌宣布考虑退出中国后,各搜索引擎对各大重要网站流量贡献占比仍保持稳定态势,并没有出现明显变动。

“从宏观上来看,Google在中国一直是竞争者和挑战者的角色。中国搜索市场成熟以来一直是‘百度时代’,而不存在‘Google时代’。谷歌退出,更多是为竞争者这个身份留下想象空间。”秦说。

秦雯希望搜索引擎的后来者们能抓住这个机会。“Google采取退到香港这种退出方式,表明其不甘心放弃中国市场。或许几年后他还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和借口卷土重来。留给其他竞争者抢占或瓜分的时间,甚至从百度那里攫取更多市场份额的时间,也许并不多。”

移动的变数

事实上,中移动也注意到了这个机会,而且远在Google有意退出中国之前。

一份网上流传的《中国移动战略部长工作报告(20090206定稿)》指出,电信重组后,中移动的外部环境进入了“逆境”,包括反垄断、TD-SCDMA、增长乏力、竞争恶化、管制不对称等不利因素,提出要借web2.0和三网融合的趋势,为用户提供“一站式”的多样化服务,做Google、苹果、淘宝那样的“聚合者”。文中还特别提到,公司已在“聚合服务市场”进行了一些“有益尝试”,这其中就包括12580。

一年过去,中移动对互联网的理解似乎又深了一层。记者拿到的一份近期中国移动内部《关于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战略报告》显示,“中国移动具有进入互联网的基础能力,所需要的是合适的方向和合理的方式。”

《报告》称,“手机上网只是完整互联网的一部分……目前基于娱乐为主导的移动增值服务,只是全部可能业务形态的冰山一角”,并指出中移动有资金、用户等14条优势,需要提防的风险有9条,包括语音话务下降、竞争风险、创新力不足等。

接近中国移动决策层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,中移动一直有从“移动通讯专家”向“移动信息专家”转型的长期战略考量,此次谷歌退出,加上今年早些时候中移动的高层人事震荡,或将进一步推进这一战略转型的步伐。而首当其冲的动作,将是将中移动旗下的12580语音搜索范围从“语音”扩大到“全搜索”。

对12580将进军全搜索的传闻,运营12580的无限讯奇公司不予置评。无限讯奇公司市场部刘中华表示,新的CEO李一男3月才就任,且刚从百度出来,如果现在出来谈搜索规划的话,有些敏感。“移动的战略,实话说我还不是很清楚,但我们只是移动众多产品中的一个,搜索市场暂时不是我们的服务定位。”

刘表示,12580的定位“不会与以前有多大变化”,不过“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的思路,目前还没有明确的、成型的资料可以提供”,“ 我想这些可能只能慢慢体会吧”。

事实上,这一传闻在1月初就已经在小范围内传播。当时任百度CTO的李一男突然辞职,转投中移动旗下运营12580的无限讯奇公司任CEO,引发业内“中移动重回电话Google路线”的诸多猜测。

“不变化”显然并不现实。2010年是无限讯奇能否与中移动续签独家合同的关键年份,而从各方面的反馈看,移动并不是完全满意。

2010年04期《创业家》杂志在《异种12580》一文中,这样描述它的中国特色:“几个长袖善舞的创业者,小心游走于特殊权力、垄断央企、实力民企的利益结合部,不断嫁接各方资源,加以市场化的手段,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”。

但无限讯奇并非高枕无忧。《异种》一文称,在语音搜索领域,移动、电信、联通已经齐聚于此,竞争正在进入白热化。既不能在海外上市,又不想在国内上市,李一男的下一手棋,至为关键。

全搜索,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但遗憾的是,移动并不是唯一一个想进入搜索领域的垄断国企。

“扎堆”的国家队

对“国家队”的进场,搜索巨头们的态度似乎很超然。搜狐CEO张朝阳3月23日就此对记者评论说,“互联网行业不是资源垄断型行业,国家队成功的希望很渺茫。”

3月28日,2010中国IT领袖峰会上,百度CEO李彦宏也表示了类似的观点:“没觉得来自国家队的威胁”。腾讯CEO马化腾在表示对视频 “国家队”的担忧后,认为“还是自由竞争比较好”。

事实上,早在Google欲走还留之际,“国家队”即已染指搜索引擎。1月中,在“三网合一”呼之欲出的背景下,央视搜索测试版打着“更绿色更安全”的旗号上线,一度曾引发诸多关注。

但电信系的竞争力和资本,都并非广电系可比。中移动一旦进场,将成为任何搜索引擎玩家不可忽视的存在。作为中国移动通信市场的排头兵,中国移动市值已超过1500亿美元,连续4年在全球移动运营商中排名第一。而去年占据中国搜索流量七成的百度,在Google撤出后,市值也仍仅有200亿美元。

“想进入搜索的不只是移动,也不只是联通、电信,接下来我们将看到更多基于国家级垄断资本的搜索引擎出台。”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主任胡延平说。

曾任《互联网周刊》总编的胡是业内消息人士,2004年起至今,他一直主持中国互联网发展领域规模最大的年度调查及报告——中国互联网调查及年度报告。

“移动做搜索的呼声已经很久了,今年内推出不是没有可能。”胡延平不同意“国家队”无竞争力的看法,“不管是在移动增值、支付、电子商务,还是搜索、即时通讯,移动都很有竞争力。运营商做什么东西,都很可怕。”

“转型中的电信运营商,将是互联网下阶段的最大变数。他们将对市场格局产生最大影响。如果他们不按市场规律出牌,将产生市场通吃的巨无霸公司,对市场产生恶劣的、灾难性的影响。”胡延平说,“政府允许运营商什么都做,没有任何政策制约运营商的垄断式发展。垄断的将更垄断,通吃的将更通吃,巨无霸的将更巨无霸,更糟糕的是,这不是猜想,而是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走。”

“据我所知,国家队进入互联网,这只是个开始。他们已经对视频完成了合围,接下来,未来一两年,两三年,搜索、电子商务、即时通讯,都将看到巨无霸量级国家垄断资本的身影。每家都将动用所有市场、体制的力量,所有非市场的资源,来完成拓展。互联网的国进民退,才刚刚开始。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程,过程会比较可怕。无论从立法和市场层面,我们都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看着它进行。”胡延平说。

各方反应

合作伙伴

Tom网:谷歌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之后,第1个与谷歌中国解除合作关系的公司。

天涯社区:合作仍在继续。天涯CEO刑明对本刊记者表示:“对于谷歌撤离至香港后相关的商务实施细节,双方将会友好协商,妥善处理,前提是保障用户体验不受影响。”而据外媒报道,天涯已计划终止与谷歌在网上视频业务上的合作,并决定由自己来运营社交服务“天涯来吧”和问答服务“天涯问答”。

中国移动:此前谷歌是其默认搜索引擎,后换为移动自己的梦网搜索。有消息人士称,移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进军搜索。在谷歌出走之后,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曾表示,中移动与谷歌的合作本就不具有排他性,公司还与必应及其他搜索引擎合作。

中国联通:谷歌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之后,第2个与其解除合作关系的公司。联通已放弃了在其智能手机阵容中的Android手机上使用谷歌搜索服务。有消息称,联通也在评估进军搜索的可能。

新浪网:新浪目前的搜索合作伙伴仍是谷歌,但新浪公关人士向本刊表示,不排除在过渡期后使用新浪自主搜索引擎“爱问”的可能。

金山软件:合作仍在继续。金山官方声明是“金山软件没有接受到关于合作伙伴的任何官方声明要终止合作,谷歌和金山作为对用户负责的商业公司,双方都会履行签订的合作协议内容”。

竞争对手

百度:谷歌走后,百度CEO李彦宏在贴吧发帖“百度是否该进军香港?”此后百度低调与360浏览器合作,将一部分谷歌搜索失败的用户导向了百度。

网易有道:以“最像google的搜索”自居。谷歌退出后立即推出“有道在线文档”。

搜狗:以搜索市场“鲶鱼”自居。谷歌走后接连推出“搜狗输入法5.0云计算版”和“搜狗浏览器新版”,是争抢市场最积极的一个。

搜搜:以“市场第二”自居。谷歌走后推出新品牌口号“搜搜更懂你”。

Bing:“负责人出差,谢绝采访。”从谷歌挖走了一些人。有消息称必应也将参与竞争,并有国家某办支持。分析人士多认为,必应将是后谷歌时代最没有竞争优势的一个。

追随者

GoDaddy:世界最大域名注册商,谷歌走后,其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对外宣布,将不再提供CN域名注册业务。并炒作自己是“继谷歌之后第2家从中国撤离的大型互联网公司”。

Network Solutions:GoDaddy 效仿者。“继谷歌之后第3家从中国撤离的大型互联网公司”。

监管者

工信部:“中国政府不会限制中国电信运营商使用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。”这是谷歌撤离之后,中国就Android操作系统的未来首次作出官方表述。

利用最低的推广成本获得最高的投资回报。

协助QQ:522588122

利用最低的推广成本获得最高的投资回报。

协助QQ:522588122

赞助商链接